<sup id="cc22g"></sup><acronym id="cc22g"><center id="cc22g"></center></acronym>
<sup id="cc22g"><center id="cc22g"></center></sup>
天涯招考網 >英語 > 英語閱讀 > 西廂記原文譯文txt下載|西廂記原文

西廂記原文譯文txt下載|西廂記原文

更新時間:2019-10-09 來源:英語閱讀 點擊:

【www.paraplegia-hr.com--英語閱讀】

西廂記原文

第一節 王實甫的《西廂記》

(一) 王實甫生平及評價

1. 王實甫,名德信,大都人。(元·鐘嗣成《錄鬼簿》卷上)

2. 風月營密匝匝列旌旗,鶯花寨明颩颩排劍戟,翠紅鄉雄糾糾施智謀。作詞章風韻美,士林中等輩伏低。新雜劇、舊傳奇,《西廂記》天下奪魁。(明·賈仲明《凌波仙》吊詞)

3. 王實甫之詞,如花間美人。鋪敘委婉,深得騷人之趣,極有佳句,若玉環之出浴華清,綠珠之采蓮洛浦。(明·朱權《太和正音譜·古今群英樂府格式》)

4. 人之賦才,各有所近。馬東籬、王實甫,皆勝國名手。馬于《黃粱夢》、《岳陽樓》諸劇,種種妙絕,而一遇麗情,便傷雄勁;王于《西廂》、《絲竹芙蓉亭》之外,作他劇多草草你稱。尺有所短,信然。(明·王驥德《曲律·雜論第三十九上》)

5. 世稱曲手,必曰關、鄭、白、馬,顧不及王,要非定論。(同上)

(二)《西廂記》[1]選注

第一本 張君瑞鬧道場雜劇

第一折[2]

[正末扮張生騎馬引仆上開[3]] 小生姓張名珙,字君瑞,本貫西洛人[4]也,先人拜禮部尚

書[5],不幸五旬之上,因病身亡。后一年喪母。小生書劍飄零,功名未遂[6],游於四方。

即今貞元十七年[7]二月上旬,唐德宗[8]即位,欲往上朝取應,路經河中府[9],過蒲關上[10]有一

故人,姓杜名確[11],字君實,與小生同郡同學,當初為八拜之交。后棄文就武,遂得武

舉狀元,官拜征西大元帥,統領十萬大軍,鎮守著蒲關。小生就望哥哥一遭,卻往京師

求進。暗想小生螢窗雪案[12],刮垢磨光[13],學成滿腹文章,尚在湖海飄零,何日得遂大志

也呵!萬金寶劍藏秋水[14],滿馬春愁壓繡鞍。

[仙呂][點絳唇]游藝中原,腳跟無線、如蓬轉[15]。望眼連天,日近長安遠[16]。

[混江龍]向《詩》《書》經傳,蠹魚似不出費鉆研[17]。將棘圍守暖[18],把鐵硯[19]磨穿。投至得云路鵬程九萬里,先受了雪窗螢火二十年[20]。才高難入俗人機[21],時乖[22]不遂男兒愿??盏裣x篆刻[23],綴斷簡殘編[24]。

行路之間,早到蒲津。這黃河有九曲,此正古河內之地,你看好形勢也呵!

[油葫蘆]九曲風濤何處顯,只除是此地偏[25]。這河帶齊梁[26],分秦-晉[27],隘幽燕[28];雪浪拍長空,天際秋云卷;竹索纜浮橋,水上蒼龍偃[29];東西潰九州[30],南北串百川。歸舟緊不緊[31]如何見?卻便似駑箭乍離弦。

[天下樂]只疑是銀河落九天[32];淵泉、云外懸,入東洋不離此徑穿。滋洛陽千種花[33],潤梁園[34]萬頃田,也曾泛浮槎到日月邊[35]。

話說間早到城中。這里一座店兒,琴童接下馬者!店小二哥[36]那里?[小二上云]自家是

這狀元店里小二哥。官人要下呵,俺這里有干凈店房。[末云]頭房里下,先撒和[37]那馬

者!小二哥,你來,我問你:這里有甚么閑散心處?名山勝境,福地寶坊皆可。[小二

云]俺這里有座寺,名日普救寺,是則天皇后香火院,蓋造非俗:琉璃殿相近青霄,舍

利塔[38]直侵云漢。南來北往,三教九流,過者無不瞻仰;則除那里可以君子游玩。[末云]

琴童料持[39]下響午飯!俺到那里走一遭便回來也。[仆云]安排下飯,撒和了馬,等哥哥

回家。[下] [法聰上]小僧法聰,是這普救寺法本長老座下弟-子。今日師-父赴齋去了,

著我在寺中,但有探長老的,便記著,待師-父回來報知。山門下立地[40],看有甚么人來。

[末上云] 卻早來到也。[見聰了,聰問云]客官從何來?[末云]小生西洛至此,聞上剎[41]

幽雅清爽,一來瞻仰佛像,二來拜謁長老。敢問長老在么?[聰云]俺師-父不在寺中,貧

僧弟-子法聰的便是,請先生方丈[42]拜茶。[末云]即然長老不在呵,不必吃茶;敢煩和尚

相引,瞻仰一遭,幸甚![聰云]小僧取鑰匙,開了佛殿、鐘樓、羅漢堂、香積廚[43]、盤

桓一會,師-父敢待回來。[做看科] [末云]是蓋造得好也呵!

[村里迓鼓]隨喜[44]了上方佛殿,早來到下方僧院。行過廚房近西,法堂北,鐘樓前面。游了洞房[45],登了寶塔,將回廊繞遍。數了羅漢,參了菩薩,拜了圣賢[46]。

[鶯鶯引紅娘拈花枝上云]紅娘,俺去佛殿上耍去來。[末做見科]呀!

正撞著五百年前風流業冤[47]。

[元和令]顛不刺[48]的見了萬千,似這般可喜娘的龐兒[49]罕曾見。則著人眼花撩亂口難言,魂靈兒飛在半天。他那里盡人調戲軃[50]著香肩,只將花笑拈。

[上馬嬌]這的是兜率宮[51],休猜做了離恨天[52]。呀,誰想著寺里遇神仙!我見他宜嗔宜喜春風面,偏、宜貼翠花鈿[53]。

[勝葫蘆]則見他宮樣眉兒新月偃,斜侵入鬢邊。

[旦云]紅娘,你覷:寂寂僧房人不到,滿階苔襯落花紅.[末云]我死也!

未語人前先靦腆[54],櫻桃紅綻[55],玉粳白露[56],半晌恰方言。

[幺篇]恰便似嚦嚦鶯聲花外囀[57],行一步可人憐[58]。解舞腰肢嬌又軟,千般裊娜,萬般旖旎[59],似垂柳晚風前。

[紅云]那壁有人,咱家去來。[旦回顧覷末下][末云]和尚,恰怎么觀音現來?[聰云]

休胡說,這是河中府崔相國的小姐。[末云]世間有這等女子,豈非天姿國色乎?休說那

模樣兒,則那一對小腳兒,價值百鎰[60]之金。[聰云]偌遠地[61],他在那壁,你在這壁,系

著長裙兒,你便怎知他腳兒?[末云]法聰,來,來,來,你問我怎便知,你覷:

[后庭花]若不是襯殘紅,芳徑軟,怎顯得步香塵底樣兒[62]淺。且休題眼角兒留情處,則這腳蹤兒將心事傳。慢俄延,投至到櫳門兒前面,剛那了一步遠[63]。剛剛的打個照面,風魔了張解元[64]。似神仙歸洞天,空馀下楊柳煙,只闕得鳥雀喧。

[柳葉兒]呀,門掩著梨花深院,粉墻兒高似青天。恨天,天不與人行方便,好著我難消遣,端的是怎留連。小姐呵,則被你兀的不引了人意馬心猿[65]?

[聰云]休惹事,河中開府的小姐去遠了也。[末唱]

[寄生草]蘭麝香仍在,佩環聲漸遠。東風搖曳垂楊線,游絲牽惹桃花片,珠簾掩映芙蓉面。你道是河中開府相公家,我道是南海水月觀音現[66]。

“十年不識君王面,始信嬋娟解誤人”小生便不往京師去應舉也罷。[覷聰云]敢煩和尚

對長老說知,有僧房借半間,早晚溫習經史,勝如旅邸內冗雜,房金依例拜納,小生

明日自來也。

[賺煞]餓眼望將穿饞口涎空咽,空著我透骨髓相思病染,怎當他臨去秋波那一轉!休道是小生,便是鐵石人也意惹情牽。近庭軒,花柳爭妍,日午當庭塔影圓。春光在眼前,爭奈玉人不見,將一座梵王宮疑是武陵源[67]。[并下]

第二本 崔鶯鶯夜聽琴雜劇[68]

第三折

[夫人排桌子上云]紅娘去請張生,如何不見來?[紅見夫人云]張生著紅娘先行,

隨后便來也。[末上見夫人施禮科][夫人云]前日若非先生,焉得有今日;我一

家之命,皆先生所活也。聊備小酌,非為報禮,勿嫌輕意。[末云]“一人有慶,

兆民賴之[69]?!贝速\之敗,皆夫人之福。萬一杜將軍不至,我輩皆無免死之術。

此皆往事,不必掛齒。[夫人云]將[70]酒來,先生滿飲此杯。[末云]“長者賜,少

者不敢辭。[71]”[末做飲酒科][末把夫人酒了][夫人云]先生請坐![末云]小子侍

立座下,尚然[72]越禮,焉敢與夫人對坐。[夫人云]道不得個“恭敬不如從命”。

[末謝了,坐][夫人云]紅娘,去喚小姐來,與先生行禮者![紅朝鬼門道[73]喚云]

老夫人后堂待客,請小姐出來哩![旦應云]我身子不些不停當[74],來不得。[紅

云]你道請誰哩?[旦云]請誰?[紅云]請張生哩?[旦云]若請張生,扶病也索走

一遭。[紅發科[75]了][旦上]免除崔氏全家禍,盡在張生半紙書。

[雙調]【五供養】若不是張解元[76]識人多,別一個怎退干戈。排著酒果,列著笙歌。篆煙[77]微,花香細,散滿東風簾幕。救了咱全家禍,殷勤呵正禮,欽敬呵當合[78]。

[新水令]恰才向碧紗窗下畫了雙蛾[79],拂拭了羅衣上粉香浮涴[80],只將指尖兒輕輕的貼了鈿窩[81]。若不是驚覺人呵,猶壓著繡衾臥。

[紅云]覷俺姐姐這個臉兒吹彈得破[82],張生有福也呵![旦唱]

[幺篇]沒查沒利謊僂羅[83],你道我宜梳妝的臉兒吹彈得破。

[紅云]俺姐姐天生的一個夫人的樣兒。[旦唱]

你那里休聒[84],不當一個信口開合[85]。知他命福是如何?我做一個夫人也做得過。

[紅云]往常兩個都害,今日早則喜也![旦唱]

[喬木查]我相思為他,他相思為我,從今后兩下里相思都較可[86]。酬賀間禮當酬賀,俺母親也好心多。

[紅云]敢著小姐和張生結親呵,怎生不做大筵席,會親戚朋友,安排小酌為何?

[旦云]紅娘,你不知夫人意。

[攪箏琶]他怕我是賠錢貨[87],兩當一便成合[88]。據著他舉將除賊,也消得家緣[89]過活。費了甚一股那[90],便待要結絲蘿[91];休波[92],省人情的奶奶忒慮過[93],恐怕張羅[94]。

[末云]小子更-衣[95]咱。[做撞見旦科][旦唱]

[慶宣和]門兒外,簾兒前,將小腳那[96]。我恰待目轉秋波,誰想那識空便[97]的靈心兒早瞧破?;5梦业苟?,倒躲。

[末見旦科][夫人云]小姐近前拜了哥哥者[98]![末背云]呀,聲息[99]不好了也![旦

云]呀,俺娘變了卦也![紅云]這相思又索害也。[旦唱]

[雁兒落]荊棘剌[100]怎動那!死沒騰無回豁[101]!措支剌[102]不對答!軟兀剌難存坐[103]!

[得勝令]誰承望這即即世世[104]老婆婆,著鶯鶯做妹妹拜哥哥。白茫茫溢起藍橋水[105],不鄧鄧點著襖廟火[106]。碧澄澄清波,撲剌剌將比目魚[107]分破;急攘攘因何,扢搭地把雙眉鎖納合[108]。

[夫人云]紅娘看熱酒,小姐與哥哥把盞者![旦唱]

[甜水令]我這里粉頸低垂,蛾眉頻蹙,芳心無那[109],俺可甚“相見話偏多[110]”?星眼朦朧,檀口嗟咨[111],攧窨[112]不過,這席面兒暢好是烏合[113]。

[旦把酒科][夫人央科][末云]小生量窄。[旦云]紅娘接了臺盞者!

[折桂令]他其實咽不下玉液金波[114]。誰承望月底西廂,變做了夢里南柯[115]。淚眼偷淹,酩子里揾濕香羅[116]。他那里眼倦開軟癱做一垛[117];我這里手難抬稱[118]不起肩窩。病染沉疴[119],斷然難活。則被你送了人呵,當甚么嘍啰[120]。

[夫人云]再把一盞者![紅遞盞了] [紅背與旦云]姐姐,這煩惱怎生是了!

[旦唱]

[月上海棠]而今煩惱猶閑可[121],久后思量怎奈何?有意訴衷腸,爭奈母親側坐,成拋躲,咫尺間如間闊[122]。

[幺篇]一杯悶酒尊前過,低首無言自摧挫[123]。不甚醉顏酡[124],卻早嫌玻璃盞大。從因我,酒上心來較可[125]。

[夫人云]紅娘送小姐臥房里去者![旦辭末出科][旦云]俺娘好口不應心也呵!

[喬牌兒]老夫人轉關兒[126]沒定奪,啞謎兒怎猜破;黑閣落甜話兒將人和[127],請將來著人不快活。

[江水兒]佳人自來多命薄,秀才每從來懦。悶殺沒頭鵝[128],撇下陪錢貨;下場頭那答兒發付我!

[殿前歡]恰才個笑呵呵,都做了江州司馬淚痕多[129]。若不是一封書將半萬賊兵破,俺一家怎得存活。他不想結姻緣想甚么?到如今難著莫[130]。老夫人謊到天來大;當日成也是您個母親,今日敗也是您個蕭何[131]。

[離亭宴帶歇指煞]從今后玉容寂寞梨花朵[132],胭脂淺淡櫻桃顆[133],這相思何時是可?昏鄧鄧黑海來深,白茫茫陸地來厚,碧悠悠青天來闊;太行山般高仰望,東洋海般深思渴[134]。毒害的恁么。俺娘呵,將顫巍巍雙頭花蕊搓,香馥馥同心縷帶割,長攙攙連理瓊枝挫。白頭娘不負荷[135],青春女成擔閣,將俺那錦片也似前程蹬脫[136]。俺娘把甜句兒落空了他,虛名兒誤賺了我[137]。[下]

[末云]小生醉也,告退。夫人根前,欲一言以盡意,未知可否?前者賊寇相迫,

夫人所言,能退賊者,以鶯鶯妻之。小生挺身而出,作書與杜將軍,庶幾[138]得免

夫人之禍。今日命小生赴宴,將謂有喜慶之期;不知夫人何見,以兄妹之禮相

待?小生非圖哺啜[139]而來,此事果若不諧,小生即當告退。[夫人云]先生縱有活

我之恩,奈小姐先相國在日,曾許下老身侄兒鄭恒。即日有書赴京喚去了,未

見來。如若此子至,其事將如之何?莫若以金帛相酬,先生揀豪門貴宅之女,

別為之求,先生臺意[140]若何?[末云]既然夫人不與,小生何慕金帛之色?卻不道

“書中有女顏如玉[141]”?則今日便索告辭。[夫人云]你且住者,今日有酒也。紅

娘扶哥哥去書房中歇息,到明日咱別有話說。[下][紅扶末科][末念]有分只熬

蕭寺夜[142],無緣難遇洞房春。[紅云]張生,少吃一盞卻不好![末云]我吃甚么來!

[末跪紅科]小生為小姐,晝夜忘餐廢寢,魂勞夢斷,常忽忽如有所失。自寺中

一見,隔墻酬和,迎風待月,受無限之苦楚。甫能[143]得成就婚姻,夫人變了卦,

使小生智竭思窮,此事幾時是了!小娘子,怎生可憐小生,將此意申與小姐,

知小生之心。就小娘子前解下腰間之帶,尋個自荊[末念]可憐刺股懸梁志[144],

險作離鄉背井魂。[紅云]街上好賤柴,燒你個傻角[145]。你休慌,妾當與君謀之。

[末云]計將安在?小生當筑壇拜將[146]。[紅云]妾見先生有囊琴一張,必善于此。

俺小姐深慕于琴。今夕妾與小姐同至花園內燒夜香,但聽咳嗽為令,先生動操[147];看小姐聽得時說甚么言語,卻將先生之言達知。若有話說,明日妾來回報,這早晚怕夫人尋我,回去也。[下]

第三本 張君瑞害相思雜劇

第二折[148]

[旦上云]紅娘伏侍老夫人不得空便,偌早晚[149]敢待來也。起得早了些兒,困思上來,我

再睡些兒咱。[睡科][紅上云]奉小姐言語去看張生,因伏侍老夫人,未曾回小姐話去。

不聽得聲音,敢又睡哩,我入去看一遭。

[中呂]粉蝶兒]風靜簾閑,透紗窗麝蘭香散,啟朱扉搖響雙環。絳臺[150]高,金荷[151]小,銀釭[152]猶燦。比及將暖帳輕彈[153],先揭起這梅紅羅[154]軟簾偷看。

[醉春風]則見他釵軃玉斜橫[155],髻偏云亂挽。日高猶自不明眸[156],暢好是懶、懶。

[旦做起身長嘆科 ][紅唱]

半晌抬身,幾回搔耳,一聲長嘆。

我待便將簡帖兒[157]與他,恐俺小姐有許多假處[158]哩。我則將這簡帖兒放在妝盒兒上,看他

見了說甚么。[旦做照鏡科,見帖看科][紅唱]

[普天樂]晚妝殘,烏云軃[159],輕勻了粉臉,亂挽起云鬟。將簡帖兒拈,把妝盒兒按,開拆封皮孜孜[160]看,顛來倒去不害心煩。

[旦怒叫]紅娘![紅做意云]呀,決撒[161]了也!

厭的早扢皺了黛眉[162]。

[旦云 ]小賤人,不來怎么![紅唱]

忽的波低垂了粉頸,氳的呵改變了朱顏[163]。

[旦云]小賤人,這東西那里將來的?我是相國的小姐,誰敢將這簡帖來戲弄我,我幾曾

慣看這等東西? 告過夫人,打下你個小賤人下截來。[紅云]小姐使將我去,他著我將

來。我不識字,知他寫著甚么?

[快活三]分明是你過犯[164],沒來由把我摧殘;使別人顛倒惡心煩[165],你不慣,誰曾慣?

姐姐休鬧,比及你對夫人說呵,我將這簡帖兒去夫人行出首去來[166]。[旦做揪住科]我逗

你耍來。[紅云]放手,看打下下截來。[旦云]張生兩日如何?[紅云]我則不說。[旦云]

好姐姐,你說與我聽咱![紅唱]

[朝天子]張生近間、面顏,瘦得來實難看。不思量茶飯,怕待動彈;曉夜將佳期盼,廢寢忘餐。黃昏清旦,望東墻淹淚眼。

[旦云]請個好太醫看他證候[167]咱。[紅云]他證候吃藥不濟。

病患、要安,則除是出幾點風流汗。

[旦云]紅娘,不看你面時,我將與老夫人看,看他有何面目見夫人?雖然我家虧他,只

是兄妹之情,焉有外事。紅娘,早是你口穩哩;若別人知呵,甚么模樣。[紅云]你哄

著誰哩,你把這個餓鬼弄得他七死 八活,卻要怎么?

[四邊靜]怕人家調犯[168],「早共晚夫人見些破綻,你我何安。[169]」問甚么他遭危難?攛斷、得上竿,掇了梯兒看[170]。

[旦云]將描筆兒[171]過來,我寫將去回他,著[172]他下次休是這般。[旦做寫科][起身科云]

紅娘,你將去說:小姐看望先生,相待兄妹之禮如此,非有他意。再一遭兒是這般呵,

必告夫人知道。和你個小賤人都有話說。[旦擲書下][紅唱]

[脫布衫]小孩兒家口沒遮攔[173],一味的將言語摧殘[174]。把似你使性子,休思量秀才[175],做多少好人家風范。

[ 紅做拾書科]

[小梁州]他為你夢里成雙覺后單,廢寢忘餐。羅衣不奈五更寒[176],愁無限,寂寞淚闌干[177]。

[幺篇]似這等辰勾[178]空把佳期盼,我將這角門兒世不曾牢拴[179],則愿你做夫妻無危難。我向這筵席頭上整扮[180],做一個縫了口的撮合山[181]。

[紅云]我若不去來,道我違拗他,那生又等我回報,我須索走一遭。[下][末上云]那書

倩[182]紅娘將去,未見回話。我這封書去,必定成事,這早晚敢待來也。[紅上云]須索回

張生話去。小姐你性兒忒慣得嬌了; 有前日的心,那得今日的心來?

[石榴花]當日個晚妝樓上杏花殘[183],猶自怯衣單,那一片聽琴心清露月明間。昨日個向晚[184],不怕春寒,幾乎險被先生饌[185],那其間豈不胡顏[186]。為一個不酸不醋風魔漢,隔墻兒險化做了望夫山[187]。

[斗鵪鶉]你用心兒撥撩云[188],我好意兒傳書寄簡。不肯搜自己狂為,則待要覓別人破綻。受艾焙權時忍這番[189]。暢好是奸。

「張生是兄妹之禮,焉敢如此!」

對人前巧語花言;-----沒人處便想張生,--- ---背地里愁眉淚眼。

[紅見末科][末云]小娘子來了。擎天柱[190],大事如何了也?[紅云]不濟事了,先生休傻。

[末云]小生簡帖兒是一道會親的符箓[191],則是小娘子不用心,故意如此。[紅云]我不用

心?有天理,你那簡帖兒好聽!

[上小樓]這的是先生命慳[192],須不是紅娘違慢。那簡帖兒倒做了你的招狀[193],他的勾頭[194],我的公案。若不是覷面顏,廝顧盼[195],擔饒[196]輕慢,先生受罪,禮之當然。賤妾何辜?爭些兒把你娘[197]拖犯。

[幺篇]從今后相會少,見面難。月暗西廂,鳳去秦樓[198],云斂巫山[199]。你也赸[200],我也赸;請先生休訕[201],早尋個酒闌[202]人散。

[紅云]只此再不必申訴足下肺腑,怕夫人尋,我回去也。[末云]小娘子此一遭去,再著

誰與小生分剖; 必索做一個道理,方可救小生一命。[末跪下揪住紅科][紅云]張先生

是讀書人,豈不知此意,其事可知矣。

[滿庭芳]你休要呆里撒奸[203];你待要恩情美滿,卻教我骨肉摧殘。老夫人手執著棍兒摩娑看,粗麻線怎透得針關。直待我拄著拐幫閑鉆懶,縫合唇送暖偷寒[204]。

待去呵,小姐性兒撮鹽入火[205],

消息兒踏著泛[206];

待不去呵,[末跪哭云]小生這一個性命,都在小娘子身上。[紅唱]

禁不得你甜話兒熱趲[207]:好著我兩下里難人做。

我沒來由分說;小姐回與你的書,你自看者。[末接科,開讀科]呀,有這場喜事,撮土

焚香,三拜禮畢 。早知小姐簡至,理合遠接,接待不及,勿令見罪!小娘子,和[208]你也

歡喜。[紅云]怎么?[末云]小姐罵 我都是假,書中之意,著我今夜花園里來,和他「哩

也波哩也羅[209]」哩。[紅云]你讀書我聽。[末云]「待月西廂下,迎風戶半開,隔墻花影

動,疑是玉人來?!筟紅云]怎見得他著你來?你解與我聽咱。[末云] 「待月西廂下」,

著我月上來;「迎風戶半開」,他開門待我;「隔墻花影動,疑是玉人來」,著我跳過

墻來。[紅笑云]他著你跳過墻來,你做下來。端的有此說么?[末云]俺是個猜詩謎的社

家[210],風流隋何,浪子陸賈[211],我那里有差的勾當。[紅云]你看我姐姐,在我行也使

這般道兒[212]。

[耍孩兒]幾曾見寄書的顛倒瞞著魚雁[213],小則小心腸兒轉關。寫著西廂待月等得更闌,著你跳東墻「女」字邊「干」[214]。原來那詩句兒里包籠著三更棗[215],簡帖兒里埋伏著九里山[216]。他著緊處將人慢[217],您會云雨鬧中取靜,我寄音書忙里偷閑。

[四煞]紙光明玉板[218],字香噴麝蘭,行兒邊湮透非春汗[219]?一緘情淚紅猶濕,滿紙春愁墨未干。從今后休疑難,放心波玉堂學士[220],穩情取金雀鴉鬟[221]。

[三煞]他人行[222]別樣的親,俺根前取次看[223],更做道孟光接了梁鴻案[224]。別人行甜言美語三冬暖,我根前惡語傷人六月寒[225]。我為頭兒[226]看:看你個離魂倩女[227],怎發付擲果潘安[228]。

[末云]小生讀書人,怎跳得那花園過也?[紅唱]

[二煞]隔墻花又低,迎風戶半拴,偷香手段今番按[229]。怕墻高怎把龍門跳[230],嫌花密難將仙桂攀。放心去,休辭憚;你若不去呵,望穿他盈盈秋水,蹙損他淡淡春山[231]。

[末云]小生曾到那花園里,已經兩遭,不見那好處;這一遭知他又怎么?[紅云]如今不

比往常。

[煞尾]你雖是去了兩遭,我敢道不如這番。你那隔墻酬和都胡侃[232],證果[233]的是今番這一簡。[紅下][末云]萬事自有分定,誰想小姐有此一場好處。小生是猜詩謎的社家,風流隋何,浪子陸賈,到那里扢扎幫[234]便倒地。今日頹天[235]百般的難得晚。天,你有萬物于人,何故爭此一日?疾下去波!讀書繼晷[236]怕黃昏,不覺西沉強掩門;欲赴海棠花下約,太陽何苦又生根?[看天云]呀,才晌午也,再等一等。 [又看科]今日萬般的難得下去也呵。碧天萬里無云,空勞倦客身心;恨殺魯陽貪戰[237],不教紅日西沉!呀,卻早倒西也,再等一等咱。無端三足烏[238],團團光爍爍;安得后羿弓[239],射此一輪落?謝天地!卻早日下去也!呀,卻早發擂也!呀,卻早撞鐘也!拽上書房門,到得那里,手挽著垂楊滴流撲[240]跳過墻去。[下]

第四本 草橋店夢鶯鶯雜劇

第二折[241]

[夫人引俫[242]上云]這幾日竊見鶯鶯語言恍惚,神思加倍,腰肢體態,比向日[243]不同;莫不

做下來了么 ?[人來云]前日晚夕,奶奶睡了,我見姐姐和紅娘燒香,半晌不回來,我

家去睡了。[夫人云]這樁事都在紅娘身上,喚紅娘來![俫喚紅科][紅云]哥哥喚我怎么?

[俫云]奶奶知道你和姐姐去花園里去,如今要打你哩。[紅云]呀!小姐,你帶累我也!

小哥哥,你先去,我便來也。[紅喚旦科]姐姐,事發了也,老夫人喚我哩,卻怎了?[旦

云]好姐姐,遮蓋咱![紅云]娘呵,你做的隱秀[244]者,我道你做下來也。 [旦念]月圓便

有陰云蔽,花發須教急雨催。[紅唱]

[越調][斗鵪鶉]則著你夜去明來,倒有個天長地久;不爭[245]你握雨攜云,常使我提心在口[246]。你則合帶月披星[247],誰著你停眠整宿?老夫人心數[248]多,情性(亻芻)[249];使不著我巧語花言,將沒做有。

[紫花兒序]老夫人猜那窮酸做了新婿,小姐做了嬌妻,這小賤人做了牽頭[250]。俺小姐這些時春山低翠,秋水凝眸,別樣的都休,試把你裙帶兒拴,紐門兒扣,比著你舊時肥瘦,出落[251]得精神,別樣的風流。

[旦云]紅娘,你到那里小心回話者![紅云]我到夫人處,必問:「這小賤人,

[金蕉葉]我著你但去處行監坐守,誰著你迤逗[252]的胡行亂走?」若問著此一節呵如何訴休?你便索與他個「知情」的犯由[253]。

姐姐,你受責理當,我圖甚么來?

[調笑令]你繡幃里效綢繆[254],倒鳳顛鸞百事有。我在窗兒外幾曾輕咳嗽,立蒼苔將繡鞋兒冰透。今日個嫩皮膚倒將粗棍抽,姐姐呵,俺這通殷勤的著甚來由?

姐姐在這里等著,我過去。說過呵,休歡喜,說不過,休煩惱。[紅見夫人科][夫人云]

小賤人,為甚么不跪下!你知罪么?[紅跪云]紅娘不知罪。[夫人云]你故自口強哩。若

實說呵,饒你;若不實說呵,我 直打死你這個賤人!誰著你和小姐花園里去來?[紅云]

不曾去,誰見來?[夫人云]歡郎見你去來,尚故自推哩。[打科][紅云]夫人休閃[255]了手,

且息怒停嗔,聽紅娘說。

[鬼三臺]夜坐時停了針繡,共姐姐閑窮究,說張生哥哥病久。咱兩個背著夫人,向書房問候。

[夫人云 ]問候呵,他說甚么?[紅云]他說來,道

「老夫人事已休,將恩變為仇,著小生半途喜變做憂」。他道: 「紅娘你且先行,教小姐權時[256]落后?!?/p>

[夫人云]他是個女孩兒家,著他落后怎么![紅唱]

[禿廝兒]我則道神針法灸,誰承望燕侶鶯儔[257]。他兩個經今月余則是一處宿,何須你一一問緣由?

[圣藥王]他每不識憂,不識愁,一雙心意兩下投。夫人得好休,便好休[258],這其間何必苦追求?常言道「女大不中留[259]」。

[夫人云]這端事都是你個賤人。[紅云]非是張生小姐紅娘之罪,乃夫人之過也。[夫人

云]這賤人倒指下[260] 我來,怎么是我之過?[紅云]信者人之根本,「人而無信,不知其

可也。大車無輗,小車無軏, 其何以行之哉?[261]」當日軍圍普救,夫人所許退軍者,以

女妻之。張生非慕小姐顏色,豈肯區區[262]建退軍之策?兵退身安,夫人悔卻前言,豈得

不為失信乎?既然不肯成就其事,只合酬之以金帛,令張生舍此而去。卻不當留請張

生于書院,使怨女曠夫,各相早晚窺視,所以夫人有此一端。目下老夫人若不息其事,

一來辱沒相國家譜;二來張生日后名重天下,施恩于人,忍令反受其辱哉?使至官司,

老夫人亦得治家 不嚴之罪。官司若推其詳,亦知老夫人背義而忘恩,豈得為賢哉?紅

娘不敢自專,乞望夫人臺鑒:莫若 恕其小過,成就大事,撋[263]之以去其污,豈不為長便

乎?

[麻郎兒]秀才是文章魁首,姐姐是仕女班頭[264];一個通徹三教九流,一個曉盡描鸞刺繡。

[幺篇]世有[265]、便休、罷手,大恩人怎做敵頭?起白馬將軍故友,斬飛虎叛賊草寇。

[絡絲娘]不爭和張解元參辰卯酉[266],便是與崔相國出乖弄丑。到底干連著自己骨肉,夫人索窮究。

[夫人云]這小賤人也道得是。我不合養了這個不肖之女。待經官呵,玷辱家門。罷罷!

俺家無犯法之男, 再婚之女,與了這廝罷。紅娘喚那賤人來![紅見旦云]且喜姐姐,

那棍子則是滴溜溜在我身上,吃我直 說過了。我也怕不得許多,夫人如今喚你來,待

成合親事。[旦云]羞人答答的,怎么見夫人?[紅云]娘根前有甚么羞?

[小桃紅]當日個月明才上柳梢頭,卻早人約黃昏后[267]。羞得我腦背后將牙兒襯著衫兒袖。猛凝眸,看時節則見鞋底尖兒瘦。一個恣情的不休,一個啞聲兒廝耨[268]。呸!那其間可怎生不害半星兒羞?

[旦見夫人科][夫人云]鶯鶯,我怎生抬舉你來,今日做這等的勾當;則是我的孽障,待

怨誰的是!我待經官來,辱沒了你父親,這等不是俺相國人家的勾當。罷罷罷!誰似俺

養女的不長進!紅娘,書房里喚將那禽獸來![紅喚末科][末云]小娘子喚小生做甚么?

[紅云]你的事發了也,如今夫人喚你來,將小姐配與你哩。小姐先招了也,你過去。[末

云]小生徨恐,如何見老夫人?當初誰在老夫人行說來?[紅云 ]休佯[269]小心,過去便了。

[幺篇]既然泄漏怎干休?是我相投首[270]。俺家里陪酒陪茶倒撋就。你休愁,何須約定通媒媾?我棄了部署不收[271],你原來「苗而不秀[272]」。呸!你是個銀樣镴槍頭[273]。

[末見夫人科][夫人云]好秀才呵,豈不聞「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274]」。我待送你去官司里去來,恐辱沒俺家譜。我如今將鶯鶯與你為妻,只是俺三輩兒[275]不招白衣女婿,你明日便上朝取應去。我與你養著媳婦,得官呵,來見我;駁落[276]呵,休來見我。[紅云]張生早則喜也。

[東原樂]相思事,一筆勾,早則展放從前眉兒皺,美幽歡恰動頭。既能夠,張生,你覷兀的般可喜娘龐兒也要人消受。

[夫人云]明日收拾行裝,安排果酒,請長老一同送張生到十里長亭去。[旦念]寄語西河堤畔柳,安排青眼送行人[277]。[同夫人下][紅唱]

[收尾]來時節畫堂簫鼓鳴春晝,列著一對兒鸞交鳳友。那其間才受你說媒紅,方吃你謝親酒[278]。[并下]

第三折

[夫人長老[279]上云]今日送張生赴京,十里長亭,安排下筵席。我和長老先行,不見張生

小姐來到。[旦、末 、紅同上][旦云]今日送張生上朝取應,早是離人傷感,況值那暮

秋天氣,好煩惱人也呵!悲歡聚散一杯酒,南北東西萬里程。

[正宮][端正好]碧云天,黃花地[280],西風緊。北雁南飛。曉來誰染霜林醉?總是離人淚。

[滾繡球]恨相見得遲,怨歸去得疾。柳絲長玉驄[281]難系,恨不倩疏林掛住斜暉。馬兒迍迍[282]的行,車兒快快的隨,卻告了相思回避,破題兒又早別離[283]。聽得道一聲去也,松了金釧;遙望見十里長亭,減了玉?。捍撕拚l知?

[紅云]姐姐今日怎么不打扮?[旦云]你那知我的心里呵?

[叨叨令]見安排著車兒、馬兒,不由人熬熬煎煎的氣;有甚么心情花兒、厴兒[284],打扮得嬌嬌滴滴的媚;準備著被兒、枕兒,則索昏昏沉沉的睡;從今后衫兒、袖兒,都揾做重重疊疊的淚。兀的不悶殺人也么哥!兀的不悶殺人也么哥!久已后書兒、信兒,索與我凄凄惶惶的寄[285]。

[做到][見夫人科][夫人云]張生和長老坐,小姐這壁坐,紅娘將酒來。張生,你向前來,

是自家親眷, 不要回避。俺今日將鶯鶯與你,到京師休辱沒[286]了俺孩兒,掙揣[287]一個狀

元回來者。[末云]小生托夫人余蔭[288] ,憑著胸中之才,視官如拾芥[289]耳。[潔[290]云]夫人

主見不差,張生不是落后的人。[把酒了,坐][旦長吁科]

[脫布衫]下西風黃葉紛飛,染寒煙衰草萋迷[291]。酒席上斜簽著坐[292]的,蹙愁眉死臨侵地[293]。

[小梁州]我見他閣淚[294]汪汪不敢垂,恐怕人知;猛然見了把頭低,長吁氣,推整素羅衣。

[幺篇]雖然久后成佳配,奈時間[295]怎不悲啼。意似癡,心如醉,昨宵今日,清減[296]了小腰圍。

[夫人云]小姐把盞者![紅遞酒,旦把盞長吁科云]請吃酒!

[上小樓]合歡未已,離愁相繼。想著俺前暮私情,昨夜成親,今日別離。我諗知[297]這幾日相思滋味,卻原來比別離情更增十倍。

[幺篇]年少呵輕遠別,情薄呵易棄擲。全不想腿兒相挨,臉兒相偎,手兒相攜。你與俺崔相國做女婿,妻榮夫貴[298],但得一個并頭蓮[299],煞強如[300]狀元及第。

[夫人云]紅娘把盞者![紅把酒科][旦唱]

[滿庭芳]供食太急,須臾對面,頃刻別離。若不是酒席間子母每當回避,有心待與他舉案齊眉。雖然是廝守得一時半刻,也合著俺夫妻每共桌而食。眼底空留意[301],尋思起就里,險化做望夫石。

[紅云]姐姐不曾吃早飯,飲一口兒湯水。[旦云]紅娘,甚么湯水咽得下!

[快活三]將來的酒共食,嘗著似土和泥,假若便是土和泥,也有些土氣息,泥滋味。

【朝天子】煖溶溶玉醅[302],白泠泠似水,多半是相思淚。眼面前茶飯怕不待要吃[303],恨塞滿愁腸胃?!肝伣翘撁?,蠅頭微利[304]」,拆鴛鴦在兩下里。一個這壁,一個那壁,一遞一聲長吁氣[305]。

[夫人云]輛起車兒[306],俺先回去,小姐隨后和紅娘來。[下][末辭潔科][潔云]此一行別

無話兒,貧僧準備買登科錄[307]看,做親的茶飯少不得貧僧的。先生在意[308],鞍馬上保重者!

從今經懺無心禮[309],專聽春雷第一聲[310] 。[下][旦唱]

[四邊靜]霎時間杯盤狼籍,車兒投東,馬兒向西,兩意徘徊,落日山橫翠。知他今宵宿在那里?在夢也難尋覓。

張生,此一行得官不得官,疾便回來。[末云]小生這一去白奪一個狀元,正是「青霄有

路終須到,金榜無名誓不歸」。[旦云]君行別無所謂,口占一絕[311],為君送行:「棄擲

今何在,當時且自親。還將舊來意, 憐取眼前人。[312]」[末云]小姐之意差矣,張珙更敢

憐誰?謹賡[313]一絕,以剖寸心:「人生長遠別,孰與最關親?不遇知音者,誰憐長嘆人?」

[旦唱]

[耍孩兒]淋漓襟袖啼紅淚[314],比司馬青衫更濕[315]。伯勞東去燕西飛[316],未登程先問歸期。雖然眼底人千里,且盡生前酒一杯。未飲心先醉[317],眼中流血,心內成灰。

[五煞]到京師服水土,趁程途[318]節飲食,順時自保揣[319]身體?;拇逵曷兑嗣咴?,野店風霜要起遲!鞍馬秋風里,最難調護,最要扶持。

[四煞]這憂愁訴與誰?相思只自知,老天不管人憔悴。淚添九曲黃河溢,恨壓三峰華岳低[320]。到晚來悶把西樓倚,見了些夕陽古道,衰柳長堤。

[三煞]笑吟吟一處來,哭啼啼獨自歸。歸家若到羅幃里,昨宵個繡衾香暖留春住,今夜個翠被生寒有夢知。留戀你別無意,見據鞍上馬,閣不住[321]淚眼愁眉。

[末云]有甚言語囑咐小生咱?[旦唱]

[二煞]你休憂「文齊福不齊[322]」,我則怕你「停妻再娶妻[323]」。休要「一春魚雁無消息[324]」!我這里青鸞有信[325]頻須寄,你卻休「金榜無名誓不歸[326]」。此一節君須記,若見了那異鄉花草[327],再休似此處棲遲[328]。

[末云]再誰似小姐?小生又生此念?[旦唱]

[一煞]青山隔送行,疏林不做美,淡煙暮靄相遮蔽。夕陽古道無人語,禾黍秋風聽馬嘶。我為甚么懶上車兒內,來時甚急,去后何遲?

[紅云]夫人去好一會,姐姐,咱家去![旦唱]

[收尾]四圍山色中,一鞭殘照里。遍人間煩惱填胸臆,量這些大小[329]車兒如何載得起?

[旦、紅下][末云]仆童趕早行一程兒,早尋個宿處。淚隨流水急,愁逐野云飛。[下]

二、歷代評論

1. 金、元人呼北戲為雜劇,南戲為戲文。近代人雜劇以王實甫之《西廂記》,戲文以高則誠之《琵琶記》為絕唱,大不然?!w《西廂》全帶脂粉,《琵琶》專弄學問,其本色語少。蓋填詞須用本色語,方是作家。(明·何良慷曲論》)

2. 王實甫才情富麗,真辭家之雄;但《西廂》首尾五卷,曲二十一套,始終不出一“情”字,亦何怪其意之重復,語之蕪颣耶!(同上)

3. 北曲故當以《西廂》壓卷。(明·王世貞《曲藻》)

4. 何元朗極稱鄭德輝《 梅香》、《倩女離魂》、《王粲登樓》,以為出《西廂》之上?!?梅香》雖有佳處,而中多陳腐措大語,且套數、出沒、賓白,全剽《西廂》?!锻豸拥菢恰肥聦嵖尚?。毋亦厭常喜新之病歟?(同上)

5. 古戲必以《西廂》、《琵琶》稱首,遞為桓、文。然《琵琶》終以法讓《西廂》,故當離為雙美,不得合為聯璧。(同上)

6. 《西廂》組艷,《琵琶》修質,其體固然。何元朗(即何良俊)并訾之,以為“《西廂》全帶脂粉,《琵琶》專弄學問,殊寡本色”。夫本色尚有勝二氏者哉?過矣!(同上)

6. 勤之《曲品》所載,搜羅頗博,而門戶太多。舊曲列品有四:曰神、曰妙、曰能、曰具。而神品以屬《琵琶》、《拜月》。夫曰神品,必法與詞兩擅其極,惟實甫《西廂》可當之耳。(《曲律·雜論第三十九下》)

7. (北詞)馬東籬、張小山自應首冠,而王實甫之《西廂》,直欲超而上之。蓋諸公所作,止于四折,而《西廂》則十六折(按此以前四本為王實甫作,第五本為關漢卿作),多寡不同,骨力更陡,此其所以勝也。(明·徐復祚《曲論》)

8. 《西廂》后四出,定為關漢卿所補,其筆力迥出二手,且雅語、俗語、措大語、白撰語層見疊出,至于“馬戶”、“尸巾”云云,則真馬戶、尸巾矣! 且《西廂》之妙,正在于草橋一夢,似假疑真,乍離乍合,情盡而意無窮,何必金榜題名、洞房花燭而后乃愉快也?丹丘評漢卿曰:“觀其詞語,乃在可上可下之間,蓋所以取者,初為雜劇之始,故卓以前列?!眲t王、關之聲價,在當時已自有低昂矣。王弇州榷西廂》“雪浪拍長空”諸語,亦直取其華艷耳,神髓不在是也。語其神,則字字當行,言言本色,可為南北之冠。王渼陂句“望東華人亂擁,紫羅襕老盡英雄”。此《水仙子》也,弇州題作《折桂令》,鹵莽可知矣。至于實甫之意,謂元微之(即元稹)通于姑之子而托名張生,是不必核。(同上)

9. 今麗曲之最勝者,以王實甫《西廂》壓卷。(明·張琦《衡曲鏖譚》)

10. 《拜月》、《西廂》,化工也;《琵琶》,畫工也。(明·李贄《焚書·雜說》)

11. 《西廂記》不同小可,乃是天地妙文。自從有此天地,他中間便定然有此妙文,不是何人做得出來,是他天地直會自己劈空結撰而出。若定要說是一個人做出來,圣嘆便說此一個人即是天地現身。(明·金圣嘆《<西廂記>讀法一》)

12. 一部《西廂》止為張君瑞一人,而張君瑞一人,又止為白馬解圍一事。其余枝節,皆從此一事而生——夫人之許婚,張生之望配,紅娘之勇于作合,鶯鶯之敢于失身,與鄭恒之力爭元配而不得,皆由于此。是“白馬解圍”四字,即《西廂記》之主腦也。(清李漁《閑情偶寄》卷一)

13. 吾于古曲之中,取其全本不懈,多瑜鮮瑕者,惟《西廂》解之。(同上)

14. 能于淺處見才,方是文章作手。施耐庵之《水滸》、王實甫之《西廂》,世人盡作戲文、小說看,金圣嘆特標其名曰“五才子書”、“六才子書”者,其意何居?蓋憤天下之小視其道,不知為古今來絕大文章,故作此等驚人語以標其目。(同上)

15. 填詞除雜劇不論,止論全本,其文字之佳,音律之妙,未有過于北《西廂》者。(同上卷二)

16. 《西廂記》始于董解元,固矣;乃《武林舊事》雜劇中有《鶯鶯六幺》,則在董解元之前?!朵浌聿尽吠鯇嵏τ小洞搡L鶯待月西廂記》,同時睢景臣有《鶯鶯牡丹記》。王實甫止有四卷,至草橋店夢鶯鶯而止,其后乃關漢卿所續(詳見《曲藻》及《南濠詩話》)。李日華改實甫北曲為南曲,所謂《南西廂》,今梨園演唱者是也。王實甫全依董,惟董以敵賊下書者為法聰,實甫改為惠明。關所續亦依于董,惟董以張珙用法聰之謀,攜鶯奔于杜太守處,關所續則杜來普救寺也。日華南曲則一沿王、關耳。傖父漫譏漢卿所續之非,蓋未見董詞也。查伊璜以關所續未善,更作《續西廂》四折,大概仍用董、關,而增以應制、賦詩,即用“待月西廂”之句;又夫人欲以紅娘配鄭恒,紅娘不許而欲自縊。事皆蛇足,曲亦村拙,遠不及漢卿矣。碧蕉軒主人作《不了緣》四折,則本“自從別后容光減”一詩而作也:崔已嫁鄭恒,張生落魄歸來,復尋蕭寺訪鶯鶯,不可復見——情詞凄楚,意境蒼涼,勝于查氏所續遠甚,董關而外,固不可少此別調也。明人又有《續西廂升仙記》,序稱盱江韻客所撰。謂紅娘成佛,而寫鶯鶯之妒,鄭恒訴于陰官,鬼使擒鶯,紅來救之。意在懲淫、勸善,但詞意未能雅妙耳。卓珂月有《新西廂》,其自序云:“崔鶯鶯之事以悲終,霍小玉之事以死終:小說中如此者,不可勝計,乃何以王實甫、湯若士不能脫傳奇之窠臼耶?余讀其傳而慨然動世外之想,讀其劇而靡然興俗內之懷,其為風與否,可知也?!蹲镶O記》猶與傳合,其不合者止復甦一段耳,然猶存其意?!段鲙啡缓蟼?,若王實甫所作,猶存其意;至關漢卿續之,則本意全失矣。余所以更作《新西廂》也,段落悉本《會真》,而合之以崔鄭墓碣,又旁證之以《微之年譜》,不敢與董、王、陸、李諸家爭衡,亦不敢蹈襲諸家片字,言之者無飾,聞之者足以嘆息。蓋崔之自言曰:‘始亂之,終棄之,固其宜也?!⒅匝栽唬骸熘任?,不妖其身,必妖于人?!隙Z可以蔽斯傳也?!?清·焦循《劇說》卷二)

17. 王實甫作《西廂》,以研煉濃麗為能,此是詞中異軍,非曲家出色當行之作。觀其《麗春堂》劇【滿庭芳】云:“這都是托賴著大人虎勢,贏的他急難措手,打的他馬不停蹄?!庇衷疲骸皠t你那赤瓦不剌強嘴,猶自說兵機?!薄舅:骸吭疲骸斑@潑徒怎敢將人戲,你托賴著誰人氣力,睜開你那驢眼可便覷著阿誰,我便歹殺者波,是將相的苗裔?!?節錄原曲)可云絕無文氣,而氣焰自不可及。即如《西廂》,亦不盡作綺語,如【四邊靜】云:“怕我是賠錢貨,兩當一便成合。憑著他舉將除賊,消得個家緣過活。費了甚么,古那便結絲蘿;休波,省人情的奶奶忒慮過,恐怕張羅?!盵滿庭芳]云:“你休要呆里撒奸;你待恩情美滿,教我骨肉摧殘。他手檀著掿棍摩娑看,粗麻線怎過針關。直待教我拄著拐幫閑鉆懶,縫合唇送暖偷寒。待去呵,消息兒踏著泛;待不去呵,教甜話兒熱趲:教我左右作人難。(據古本,與通行金批本異)諸曲文字,亦非雅人吐屬,顧亦令黠可喜。王元美以【掛金索】一支為佳,殊非公允。(詞云:“裙染榴花,睡損胭脂皺;鈕結丁香,掩過芙蓉扣;線脫珍珠,淚濕香羅袖;楊柳眉顰,人比黃花瘦?!?仍不脫七子高華之習,是故知元人以本色見長,方可追論流別也。(吳梅《中國戲曲概論·元人雜劇》)

三.《鶯鶯傳》(附譯文)

唐貞元中,有張生者,性溫茂,美風容,內秉堅孤,非禮不可入?;蚺髲挠窝?,擾雜其間,他人皆洶洶拳拳,若將不及;張生容順而已,終不能亂。以是年二十三,未嘗近女色。知者詰之,謝而言曰:“登徒子非好色者,是有兇行。余真好色者,而適不我值。何以言之?大凡物之尤者,未嘗不留連于心,是知其非忘情者也?!痹懻咦R之。無幾何,張生游于蒲,蒲之東十余里,有僧舍曰普救寺,張生寓焉。適有崔氏孀婦,將歸長安,路出于蒲,亦止茲寺。崔氏婦,鄭女也;張出于鄭,緒其親,乃異派之從母。是歲,渾瑊薨于蒲,有中人丁文雅,不善于軍,軍人因喪而擾,大掠蒲人。崔氏之家,財產甚厚,多奴仆,旅寓惶駭,不知所托。先是張與蒲將之黨有善,請吏護之,遂不及于難。十余日,廉使杜確將天子命以總戎節,令于軍,軍由是戢。鄭厚張之德甚,因飾饌以命張,中堂宴之。復謂張曰:“姨之孤嫠未亡,提攜幼稚,不幸屬師徒大潰,實不保其身,弱子幼女,猶君之生,豈可比常恩哉?今俾以仁兄禮奉見,冀所以報恩也?!泵渥?,曰歡郎,可十余歲,容甚溫美。次命女:“出拜爾兄,爾兄活爾?!本弥o疾,鄭怒曰:“張兄保爾之命,不然,爾且擄矣,能復遠嫌乎?”久之乃至,常服睟容,不加新飾。垂鬟接黛,雙臉銷紅而已,顏色艷異,光輝動人。張驚為之禮,因坐鄭旁。以鄭之抑而見也,凝睇怨絕,若不勝其體者。問其年紀,鄭曰:“今天子甲子歲之七月,終于貞元庚辰,生年十七矣?!睆埳砸栽~導之,不對,終席而罷。張自是惑之,愿致其情,無由得也。崔之婢曰紅娘,生私為之禮者數四,乘間遂道其衷。婢果驚沮,腆然而奔,張生悔之。翼日,婢復至,張生乃羞而謝之,不復云所求矣。婢因謂張曰:“郎之言,所不敢言,亦不敢泄。然而崔之姻族,君所詳也,何不因其德而求娶焉?”張曰:“余始自孩提,性不茍合?;驎r绔綺間居,曾莫流盼。不為當年,終有所蔽。昨日一席間,幾不自持。數日來,行忘止,食忘飽,恐不能逾旦暮。若因媒氏而娶,納采問名,則三數月間,索我于枯魚之肆矣。爾其謂我何?”婢曰:“崔之貞慎自保,雖所尊不可以非語犯之,下人之謀,固難入矣。然而善屬文,往往沉吟章句,怨慕者久之。君試為喻情詩以亂之,不然則無由也?!睆埓笙?,立綴春詞二首以授之。是夕,紅娘復至,持彩箋以授張曰:“崔所命也?!鳖}其篇曰《明月三五夜》,其詞曰:“待月西廂下,近風戶半開。拂墻花影動,疑是玉人來?!睆堃辔⒂髌渲?,是夕,歲二月旬有四日矣。崔之東有杏花一株,攀援可逾。既望之夕,張因梯其樹而逾焉,達于西廂,則戶半開矣。紅娘寢于床,生因驚之。紅娘駭曰:“郎何以至?”張因紿之曰:“崔氏之箋召我也,爾為我告之?!睙o幾,紅娘復來,連曰:“至矣!至矣!”張生且喜且駭,必謂獲濟。及崔至,則端服嚴容,大數張曰:“兄之恩,活我之家,厚矣。是以慈母以弱子幼女見托。奈何因不令之婢,致淫逸之詞,始以護人之亂為義,而終掠亂以求之,是以亂易亂,其去幾何?試欲寢其詞,則保人之奸,不義;明之于母,則背人之惠,不祥;將寄與婢仆,又懼不得發其真誠。是用托短章,愿自陳啟,猶懼兄之見難,是用鄙靡之詞,以求其必至。非禮之動,能不愧心,特愿以禮自持,無及于亂?!毖援?,翻然而逝。張自失者久之,復逾而出,于是絕望。數夕,張生臨軒獨寢,忽有人覺之。驚駭而起,則紅娘斂衾攜枕而至。撫張曰:“至矣!至矣!睡何為哉?”并枕重衾而去。張生拭目危坐久之,猶疑夢寐,然而修謹以俟。俄而紅娘捧崔氏而至,至則嬌羞融冶,力不能運支體,曩時端莊,不復同矣。是夕旬有八日也,斜月晶瑩,幽輝半床。張生飄飄然,且疑神仙之徒,不謂從人間至矣。有頃,寺鐘鳴,天將曉,紅娘促去。崔氏嬌啼宛轉,紅娘又捧之而去,終夕無一言。張生辨色而興,自疑曰:“豈其夢邪?”及明,睹妝在臂,香在衣,淚光熒熒然,猶瑩于茵席而已。是后又十余日,杳不復知。張生賦《會真詩》三十韻,未畢,而紅娘適至。因授之,以貽崔氏。自是復容之,朝隱而出,暮隱而入,同安于曩所謂西廂者,幾一月矣。張生常詰鄭氏之情,則曰:“我(明抄本“我”作“知”)不可奈何矣,因欲就成之?!睙o何,張生將之長安,先以情喻之。崔氏宛無難詞,然而愁怨之容動人矣。將行之再夕,不可復見,而張生遂西下。數月,復游于蒲,會于崔氏者又累月。崔氏甚工刀札,善屬文,求索再三,終不可見。往往張生自以文挑,亦不甚睹覽。大略崔之出人者,藝必窮極,而貌若不知;言則敏辯,而寡于酬對。待張之意甚厚,然未嘗以詞繼之。時愁艷幽邃,恒若不識;喜慍之容,亦罕形見。異時獨夜操琴,愁弄凄惻,張竊-聽之,求之,則終不復鼓矣。以是愈惑之。張生俄以文調及期,又當西去。當去之夕,不復自言其情,愁嘆于崔氏之側。崔已陰知將訣矣,恭貌怡聲,徐謂張曰:“始亂之,終棄之,固其宜矣,愚不敢恨。必也君亂之,君終之,君之惠也;則歿身之誓,其有終矣,又何必深感于此行?然而君既不懌,無以奉寧。君常謂我善鼓琴,向時羞顏,所不能及。今且往矣,既君此誠?!币蛎髑?,鼓《霓裳羽衣序》,不數聲,哀音怨亂,不復知其是曲也。左右皆噓唏,崔亦遽止之。投琴,泣下流連,趨歸鄭所,遂不復至。明旦而張行。明年,文戰不勝,張止于京,因貽書于崔,以廣其意。崔氏緘報之詞,粗載于此。曰:“捧覽來問,愛過深,兒女之情,悲喜交集。兼惠花勝一合,口脂五寸,致耀首膏唇之飾。雖荷殊恩,誰復為容?睹物增懷,但積悲嘆耳。伏承使于京中就業,進修之道,固在便安。但恨僻陋之人,永以遐棄,命也如此,知復何言?自去秋已來,常忽忽如有所失,于喧嘩之下,或勉為語笑,閑宵自處,無不淚零。乃至夢寢之間,亦多感咽。離憂之思,綢繆繾綣,暫若尋常;幽會未終,驚魂已斷。雖半衾如暖,而思之甚遙。一昨拜辭,倏逾舊歲。長安行樂之地,觸緒牽情,何幸不忘幽微,眷念無斁。鄙薄之志,無以奉酬。至于終始之盟,則固不忒。鄙昔中表相因,或同宴處,婢仆見誘,遂致私誠,兒女之心,不能自固。君子有援琴之挑,鄙人無投梭之拒。及薦寢席,義盛意深,愚陋之情,永謂終托。豈期既見君子,而不能定情,致有自獻之羞,不復明侍巾幘。沒身永恨,含嘆何言?倘仁人用心,俯遂幽眇;雖死之日,猶生之年。如或達士略情,舍小從大,以先配為丑行,以要盟為可欺。則當骨化形銷,丹誠不泯;因風委露,猶托清塵。存沒之誠,言盡于此;臨紙嗚咽,情不能申。千萬珍重!珍重千萬!玉環一枚,是兒嬰年所弄,寄充君子下-體所佩。玉取其堅潤不渝,環取其終使不絕。兼亂絲一絇,文竹茶碾子一枚。此數物不足見珍,意者欲君子如玉之真,弊志如環不解,淚痕在竹,愁緒縈絲,因物達情,永以為好耳。心邇身遐,拜會無期,幽憤所鐘,千里神合。千萬珍重!春風多厲,強飯為嘉。慎言自保,無以鄙為深念?!睆埳l其書于所知,由是時人多聞之。所善楊巨源好屬詞,因為賦《崔娘詩》一絕云:“清潤潘郎玉不如,中庭蕙草雪銷初。風流才子多春思,腸斷蕭娘一紙書?!焙幽显?,亦續生《會真詩》三十韻。詩曰。微月透簾櫳,螢光度碧空。遙天初縹緲,低樹漸蔥朧。龍吹過庭竹,鸞歌拂井桐。羅綃垂薄霧,環珮響輕風。絳節隨金母,云心捧玉童。更深人悄悄,晨會雨濛濛。珠瑩光文履,花明隱繡龍?,庘O行彩鳳,羅帔掩丹虹。言自瑤華浦,將朝碧玉宮。因游洛城北,偶向宋家東。戲調初微拒,柔情已暗通。低鬟蟬影動,回步玉塵蒙。轉面流花雪,登床抱綺叢。鴛鴦交頸舞,翡翠合歡籠。眉黛羞偏聚,唇朱暖更融。氣清蘭蕊馥,膚潤玉肌豐。無力傭移腕,多嬌愛斂躬。汗流珠點點,發亂綠蔥蔥。方喜千年會,俄聞五夜窮。留連時有恨,繾綣意難終。慢臉含愁態,芳詞誓素衷。贈環明運合,留結表心同。啼粉流宵鏡,殘燈遠暗蟲。華光猶苒苒,旭日漸瞳瞳。乘鶩還歸洛,吹簫亦上嵩。衣香猶染麝,枕膩尚殘紅。冪冪臨塘草,飄飄思渚蓬。素琴鳴怨鶴,清漢望歸鴻。海闊誠難渡,天高不易沖。行云無處所,蕭史在樓中。張之友聞之者,莫不聳異之,然而張志亦絕矣。稹特與張厚,因征其詞。張曰:“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不妖其身,必妖于人。使崔氏子遇合富貴,乘寵嬌,不為云,不為雨,為蛟為螭,吾不知其所變化矣。昔殷之辛,周之幽,據百萬之國,其勢甚厚。然而一女子敗之,潰其眾,屠其身,至今為天下僇笑。予之德不足以勝妖孽,是用忍情?!庇跁r坐者皆為深嘆。后歲余,崔已委身于人,張亦有所娶。適經所居,乃因其夫言于崔,求以外兄見。夫語之,而崔終不為出。張怨念之誠,動于顏色,崔知之,潛賦一章詞曰:“自從消瘦減容光,萬轉千回懶下床。不為旁人羞不起,為郎憔悴卻羞郎?!本共恢?。后數日,張生將行,又賦一章以謝絕云:“棄置今何道,當時且自親。還將舊時意,憐取眼前人?!弊允墙^不復知矣。時人多許張為善補過者。予常與朋會之中,往往及此意者,夫使知者不為,為之者不惑。貞元歲九月,執事李公垂,宿于予靖安里第,語及于是。公垂卓然稱異,遂為《鶯鶯歌》以傳之。崔氏小名鶯鶯,公垂以命篇。

譯文

唐代貞元年間,有位張生,他性格溫和而富于感情,風度瀟灑,容貌漂亮,意志堅強,

脾氣孤僻。凡是不合于禮的事情,就別想讓他去做。有時跟朋友一起出去游覽飲宴,在那雜亂紛擾的地方,別人都吵鬧起哄,沒完沒了,好像都怕表現不出自己,因而個個爭先恐后,而張生只表面上逢場做戲般敷衍著。他從不參與始終保持穩重。雖然已是二十三歲了,還沒有真正接近過女色。與他接近的人便去問他,他表示歉意后說:“登徒子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