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招考網 >文摘 > 生活文摘 > 捷信最新新聞

捷信最新新聞

更新時間:2020-03-12 來源:生活文摘

【www.paraplegia-hr.com--生活文摘】

  作為中國首家外商獨資的消費金融公司,不足兩個月的時間,捷信消費金融已被法院三次列為被執行人。此外,其一直飽受高利貸等問題的投訴,截至3月3日,投訴量接近2.2萬條。天涯招考網今天為大家精心準備了捷信最新新聞,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

  捷信最新新聞

  黑貓投訴:捷信高利貸太坑人、以前不懂、最近看新聞報道這些高利貸才算明白、真黑

  消費者“用戶7411665920”在3月12日向黑貓投訴平臺反映:“利息太高、天天打電話催收、說話難聽、每天給身邊親人朋友打電話、嚴重影響生活、要求捷信退還高額利息、向我道歉、”

  捷信最新新聞

  捷信三度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搶發消費金融ABS緩解資金壓力

  作為中國首家外商獨資的消費金融公司,不足兩個月的時間,捷信消費金融已被法院三次列為被執行人。此外,其一直飽受高利貸等問題的投訴,截至3月3日,投訴量接近2.2萬條。

  日前,捷信消費金融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立案時間為2月26日,執行標的為24217元。事實上,這已是捷信消費金融今年第三次遭到法院強制執行。

  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信息顯示,在今年1月13、1月14日、2月26日,捷信消費金融分別遭到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紹興市越城區人民法院、萊州市人民法院的強制執行,執行標的分別為20600元、115342元、24217元。三次合計執行標的為160159元。

  作為中國首家外商獨資的消費金融公司,不足兩個月的時間,捷信消費金融已被三家法院列為被執行人。

  投訴近2.2萬條 飽受高利貸質疑

  事實上,除了被法院強制執行,捷信一直飽受高利貸的質疑。

  截至3月3日,在第三方投訴平臺上,有關捷信的投訴量高達21823條,主投訴內容要涉及高利貸、套路貸、砍頭息、暴力催收等問題。

  3月3日,據王先生在聚投訴平臺投訴稱,在捷信消費金融借款38000元,分54期,最終需要還款77208元。除貸款本金之外,需償還的利息及服務費高達39207.58元,據貸款協議顯示,綜合年化利率高達36%。

  同樣,丁先生亦投訴稱,其在捷信消費金融平臺借款18000元,分30期,每期需償還1092元。目前,丁先生已累計償還28期,未償還金額還有2216.4元。

  丁先生表示,自己在還清所欠本金后,還多還了1萬多,其認為捷信公司的利率顯然超出國家規定。

  如果以丁先生所欠借款為例,其最終要還本金及利息共計32760元,其中利息及服務費同樣高達14760元,綜合年化利率超過33%。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六條規定: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未超過年利率24%,出借人請求借款人按照約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超過年利率36%,超過部分的利息約定無效。借款人請求出借人返還已支付的超過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從上述兩位客戶的投訴內容可以看出,捷信消費金融的貸款利率逼近監管紅線。

  事實上,捷信此前曾在招股書也明確表示:“過去,我們曾對貸款產品收取超過36%限制的利率”。據其招股書顯示,2016年-2018年,捷信現金貸的平均實際年利率分別為42%、37%、31%。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7月,捷信向港交所申請IPO上市,按原計劃本應于9月最后一周在港交所掛牌,但當月捷信延遲了IPO時間。同年11月,捷信又宣布取消在港上市計劃。

  彼時,有業內人士便認為,捷信取消IPO的原因很程度上跟公司飽受“高利貸”質疑有關。在當前國內對現金貸全面整治的環境下,捷信以高利率掩蓋不良率風險獲利的模式已然觸及到監管紅線。

  捷信也曾在招股書中提到,“我們或無法遵守中國規管消費金融行業持續演變且嚴格的合規要求。”

  不良率攀升 搶發消費金融ABS

  公開資料顯示,捷信消費金融成立于2010年,是經原銀監會批準成立的首批四家消費金融試點公司之一,主要經營范圍為向客戶提供個人消費貸款。其母公司為捷信集團,持股比例為100%,成立于1997年。

  早在2007年,捷信便進入中國市場開展無抵押消費金融貸款業務,并于2010年獲得中國消費金融牌照,是目前國內唯一一家外商獨資持牌的消費金融公司。

  捷信消費金融早期主要瞄準3C、家電、摩托車等消費品市場,采用“駐店式消費貸款模式”,為有貸款需求的消費者提供分期付款服務,搶占了消費金融市場中除銀行以外的的優質用戶,獲得了先機。

  過去幾年間,捷信消費金融業務迅速發展,2019年上半年營收及凈利潤躍居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之首。數據顯示,捷信2019年上半年營收為21.01億歐元,同比增長8.86%;凈利潤為3.17億歐元,上年同期為0.77億歐元。

  然而,業績增長的同時,其不良率也在逐年攀升。

  捷信的消費金融產品主要包括銷售點貸款、現金貸款以及循環貸款。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捷信的不良貸款率分別為6.1%、6.9%、8.4%、8.2%。其中,現金貸的不良貸款率分別為5.9%、6.7%、8.6%、8.7%。

  對此,有業內人士分析,2019年以來,消費金融行業增速不斷放緩,業內甚至傳出持牌消費金融機構被監管要求貸款產品年利率降至24%以下的消息,同時行業整體不良不斷暴露,以捷信為代表的持牌消費金融機構利潤空間在變窄,同時面臨獲客成本攀升等一系列風險。

  除了不良率攀升,進入2020年,受疫情影響,很多機構部分放出去的借款未能及時收回,在現金流吃緊的情況下,捷信搶先打響消費金融ABS開年第一槍。

  2020年1月7日,捷信2020年首期個人消費貸款ABS在全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規模達25億元。根據發行說明,其優先 A 檔17億元和優先B檔2.3億元以簿記建檔的方式發行,次級檔5.7億元全部由發起機構自持。

  在發行利率方面,根據捷信ABS產品優先A檔利率變化來看,捷信2020年首期ABS產品中“20捷贏1A”為4.19%,相較“19捷贏4A”、“19捷贏3A”、“19捷贏2A”整體小幅下降,但相較2019年首期發行的“19捷贏1A”的3.80%利率有所上升。

  尾聲

  事實上,除了捷信外,馬上消費金融也已啟動2020年第一期ABS發行工作。此前在2019年11月,馬上消費金融首單最大規模ABS曾引業內關注,發行總額達20.9億元,入池資產貸款消費用途包括美容、數碼產品、家用電器和國內教育等。

  據了解,截至目前,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中,包括中銀消費金融、捷信消費金融、興業消費金融、招聯消費金融、海爾消費金融、蘇寧消費金融、湖北消費金融、錦程消費金融、馬上消費金融等9家公司已被獲準開展ABS業務。

  對此,業內分析人士表示,2020年開年發行ABS,除了機構自身融資需求外,還包括疫情的影響。此次疫情下,餐飲、零售、旅游等多個行業受沖擊,由于疫情導致的債務人死亡、患病治療或隔離,進一步減弱了債務人的還款能力和還款意愿。因此,持牌機構發行ABS,除了緩解自身的資金壓力,也是在為新一輪放款做準備。

  捷信最新新聞

  3.15直擊 興業消費金融、捷信消費金融的小聰明與大危機

  年年3.15,主角各不同。

  聚焦新興金融,一波波用戶的吐槽秀,正在讓粗放經營、野蠻生長的從業者,迎來算賬時刻。

  比如興業消費金融。

  公開信息顯示,興業消費金融股份公司(以下簡稱“興業消費金融”),成立于2014年12月,控股股東興業銀行持股66%。依托平臺優勢,已設立30家一級事業部,覆蓋50多個城市。截至2019年11月底,興業消費金融累計發放消費貸款超900億元,累計服務客戶超880萬戶。

  不難發現,作為第二批消費金融公司試點,興業消費金融近年的發展勢頭迅猛。

  遺憾的是,這位業界黑馬,快速奔跑中,關鍵的產品力口碑沒有形成正匹配。

  這從其用戶投訴中,可見端倪。

  截至3月11日18時,聚投訴上相關興業消費金融的投訴帖達到432個。問題也多種多樣,包括暴力催收、陰陽合同、砍頭息等,其中最招眼的還是高利貸問題。

  2020年3月9日,王先生在聚投訴稱,興業消費金融旗下產品小鯊易貸利息28.8%,高于銀保監會規定的24%利率,并且天天換不同電話騷擾本人及朋友家人。

  3月7日,賀女士在聚投訴稱,2018年12月份在京東金融平臺上借了興業消費金融小鯊易貸,借款17800,前11個月每月還款1782.89元,最后一個月12月2日提前13天要還款2127.55元,其他月均是當月15日還款日。最后兩月因資金緊張導致逾期,已通過對公結清逾期的第一個月,又因興業消費金融銷賬延后,不以對公支付日期為準,多收逾期利息。最后一期在京東金融APP內結清小鯊易貸。因相信京東金融和興業銀行,未仔細核算本金和利息?,F在因了解了算法,竟然綜合年利息遠超過國家規定的24%,還超過36%.就是高利貸!還上征信!

  2020年3月4日,胡女士在聚投訴平臺表示,興業消費金融年息高達31%以上,且還暴利催收,嚴重影響生活,堅決要求作廢合同,減掉已還款金額將余額結清。

  2020年2月21日,王先生在聚投訴平臺表示,從興業消費金融借款17800元,每期還款1787.71元,年化利率35.94%,高出國家規定的24%,已經歸還十期,要求按年化利率24的合法利息計算。

  上述投訴均已通過平臺審核。

  值得強調的是,瀏覽投訴平臺可知,這不是一個新問題。

  實際上,福建銀保監局窗口曾要求興業消費金融自2020年1月1日開始,將貸款產品利率調整至24%以下,未來也只能做年化24%以內的產品。

  那么,興業消費金融是否在知錯犯錯、沒有整改到位呢?

  2019年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等多部門聯合制定的《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通知正式施行。套路貸、高利貸、暴力催收是嚴打重點。

  令人玩味的是,上述意見規定,金融機構貸款產品利率加上罰息、滯納金等一并不能超36%,而興業消費金融的利息雖高,卻多數在此之下。

  換言之,這種粗放打法違規卻并不違法??磥?,外表粗放的興業消費金融,也是下了一番心思。

  不過,這種擦邊球打法,還是嚴重摩擦了消費者的利益線,更與其真誠服務,相伴成長的理念人設不甚相符。

  企業官網顯示,真誠服務,相伴成長為其經營理念,資產規模及風控水平處于行業領先地位,整體品牌與服務能力進入行業前列。

  這種不相符,在疫情之下,還有更生動體現。

  統計數據顯示,截至3月5日,24家持牌營業的消費金融公司中,有17家響應銀保監會配合疫情防控的要求,推出延遲還款政策。興業消費金融位列其中。

  2020年2月13日,興業消費金融公告表示,公司針對“參加疫情防控的醫護人員及其直系親屬、感染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其他受疫情影響暫時失去收入來源的客戶”,給予合理延后還款時間、適當延長貸款期限,相關調整期間對無法按原計劃還款的客戶不計入違約記錄等幫扶措施。

  如此表態,可謂正能滿滿。想來,遭遇收入困境的用戶可緩口氣了。

  然實際情況,似乎與之不同。

  查詢聚投訴、黑貓投訴等平臺顯示,不少受疫情影響沒有收入來源的用戶,仍被密集催收。

  2020年3月11日,投訴人王女士在聚投訴稱,因疫情原因,最近兩個月一直沒有上班,工資也不能正常發放,導致逾期。興業消費金融小鯊易貸的催收人員威脅上門,恐嚇,態度惡劣,暴力催收,騷擾無關人員。只是說現在沒有發放工資,要求延期,催收人員不聽人解釋,態度極差。

  2020年3月2日,投訴人左旭左在聚投訴平臺表示,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我欠你們錢我會還完,但一天幾十個電話,嚴重影響了我生活和工作,現在疫情還沒結束,呆了三個月才上班,身上真的沒錢,希望再給一些時間,所有的罰息利息會一分不少還上。

  2020年2月28日,投訴人王女士在聚投訴平臺表示,由于疫情原因店鋪無法開門營業,導致資金鏈斷流無法還款,出現短期逾期。曾與公司客服協商晚一點還款,當時告知還款時間可由自己定。但后又收到電話被告知快速處理,否則就要爆通訊錄。

  同樣,黑貓投訴平臺也有相似投訴,2020年2月27日,一匿名消費在黑貓投訴平臺稱,在興業消費金融-小鯊易貸申請了4000元借款?,F因疫情影響,資金緊張,延遲還款??傻降诙齑呤諉T依舊電話騷擾,威脅上門催收,不給延遲還款。

  聲聲投訴中,摩擦著興業消費金融的幫扶表態,也摩擦著其信用立身、以誠相貸的品牌人設。

  疫情之下,顯露真情與責任。如何知行合一,把好事做好,興業消費金融的執行力仍有待提升。

  一定意義上說,興業消費金融也有自己的難處。

  實際上,疫情對其沖擊影響也不小。

  先來看其業務情況。

  產品方面,目前興業消費金融主要有 “小額閃電貸款”“家庭消費貸”及“名企白領貸”。

  然其產品面向用戶有限,“名企白領貸”僅向興業銀行集團員工及配偶開放;“小額閃電貸款”僅限老用戶專享;“家庭消費貸”又是線下信貸產品,主要用于支付個人及家庭旅游、教育、婚慶、裝修等。

  實際上,背靠興業銀行這座大山,在業務方面,興業消費金融嚴重依賴母行的線下渠道資源。截至2018年末,線下業務貸款余額176.78億元,占總貸款余額比例高達85.43%。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大智表示,“相較于線上展業的企業,線下業務為主的消費金融公司受到的沖擊肯定更明顯,像旅游、教育、婚慶、裝修這些線下場景在疫情期間基本都停滯了。”

  也基于此,受疫情影響,興業消費金融線下業務受到重創,經營承壓明顯,上述催貸問題也就在情理之中。

  數據顯示,興業消費金融的逾期貸款正在走高。從逾期天數分布看,2020年1月份,逾期1-30天的筆數為152筆,逾期金額為0.16億元,到2020年2月份,逾期1-30天的筆數暴漲至1160筆,逾期金額大幅攀升至1.26億元,兩項指標漲幅均接近10倍。

  2020年1月份,逾期90天以上的筆數為0筆,到2020年2月份,增加至51筆,逾期金額574萬元。

  一系列利空數據,拷問著興業消費金融的風控力、抗風險能力。

  專家表示,一場大疫,也是一顆試金石,可以凸顯價值企業的實力底色,也會加速暴露問題者的裸泳底褲。

  顯然,興業消費金融的實力成色并不光鮮。

  實際上,一直快速發展示人的興業消費金融,財務數據并不盡人意。

  例如,興業消費金融營業支出大幅增加,2016年至2018年,其營業支出分別為4.73億元、7.76億元和17.97億元,分別同比增長116.75%、63.99%、131.70%。其中,業務及管理費占營業支出的比均到60%。

  這無形中會加重其業績負擔。

  拷問不止于此,短期逾期率也是一個重要考量。

  2018年年末,興業消費金融的逾期貸款余額同比上升3.45億元至7.57億元,資產減值損失也從2017年年末的1.93億元大幅提升至2018年年末的6.42 億元。

  對此,中誠信國際的評級報告曾表示:“由于逾期貸款在經濟走弱時較易轉化為不良資產,可能對資產質量產生影響,未來仍需保持關注。”

  現在看來,上述觀點可謂一語中的。

  簡單梳理,可以看出,興業消費金融的粗放發展,除了敬畏心缺失,更與其自身風控力、品控力薄弱,核心競爭力待提升有關。

  陷入相似困境的,還有網貸巨頭捷信消費金融。

  天眼查顯示,2020年2月26日、1月14日及1月13日,捷信消費金融分別被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紹興市越城區人民法院、萊州市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三次執行標的金額為20600元、115342元、24217元,最高執行標的超10萬元。

  作為我國首家外商獨資的消費金融公司,不足兩月時間,三次列為被執行人,如此成色表現令人唏噓。

  公開資料顯示,捷信消費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捷信消費金融”)2010年底成立。主營個人消費貸款等業務,其股東為知名消費金融服務提供商捷信集團。

  截止2019年3月30日,捷信集團在中國服務5000萬名客戶,其客戶貸款總額209.05億歐元(合計1616.54億元),中國占比超60%。

  2016年,捷信集團在中國市場營收為10億歐元(77.36億元),2018年增長到25億歐元(193.40億元),同時,捷信消費金融的業績也在穩步上升。

  2016年到2018年,捷信消費金融分別實現營收19.78億歐元、31.09億歐元、39.52億歐元,凈利潤分別為2.27億歐元、2.75億歐元和4.98億歐元。

  2019年上半年,其營收為21.01億歐元,同比增長8.86%;凈利潤為3.17億歐元。

  不過,營利雙增的高光下,問題隱憂也不少。

  首先是不良率的逐年攀升。

  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捷信消費金融的不良貸款率分別為6.1%、6.9%、8.4%、8.2%。其中,現金貸不良貸款率分別為5.9%、6.7%、8.6%、8.7%。

  以2017年年末數據為例,捷信消費金融不良貸款率為3.83%。馬上消費金融、錦程消費金融、中銀消費金融與興業消費金融不良貸款率分別為3.18%、2.72%、2.97%、2.11%,明顯高于行業可比公司。

  與興業消費金融類似,受疫情影響,捷信的不良貸款率或再次承壓。

  據悉,疫情導致醫美整形線下機構全部關停,而作為醫美分期最大玩家之一的捷信消費金融也暫停了包括醫美、生美(生活美容)、家裝分期在內的放款。

  不過,捷信集團招股書顯示,公司擁有一支多達22101人的催收團隊,“94%至96%至少逾期一天的銷售點貸款以及93%至96%至少逾期一天的現金貸款均于逾期90天前收回”。

  并且,根據近期捷信消費金融發布的一份“2020-2023戰略”計劃顯示,公司語音機器人現可日均處理公司超過40%的外呼任務。

  同時,2020年1月7日,捷信2020年首期個人消費貸款ABS在全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規模達25億元。

  這些動作及配套,顯然有助緩解其現金流壓力。

  然也衍生了亂象問題。

  與興業消費金融類似,高營收、高利潤的捷信消費金融也是被訴大戶。

  相關資料顯示,捷信消費金融通過收取利息、手續費、傭金等,其貸款利率一度超過36%。

  招股書也顯示,2016年至2018年,捷信集團現金貸平均實際年利率分別為42%、37%和31%。

  如上文所言,2019年10月,多部委曾聯合印發《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明確在定罪量刑時,以單次實際年利率超過36%的非法放貸為基準。

  那么,現在捷信的表現又如何呢?

  截止2020年3月11日18時,捷信消費金融在聚投訴平臺的投訴量累計高達296825條,而黑貓投訴上的投訴量為5716條。主要投訴內容涉及高利貸、套路貸、砍頭息、暴力催收等問題。

  3月10日,用戶“我叫陳思涵”在黑貓投訴稱,本人于2017年10月2號,接到捷信公司客服電話,說本人有筆31000的貸款可支用,由于當時家里正急需用錢,所以我接受了這筆貸款,電話里僅告知了分33期還,月還款金額,并未說清楚利息是多少,包含哪些費用。今天我翻看手機才發現貸款31000,總共本金加利息要還58000多。我現在每月還款1773.84,還了27期,已還金額47893元,剩余未還金額10643元。經我計算貸款年化利息高達51%,除去貸款利息外的服務費、保險費之類雜費有6項并未告知本人,嚴重超過國家規定的正常利息范圍,屬于高利貸。

  3月11日,韓女士在聚投訴稱,本人2017年8月6號經捷信業務員介紹,辦理了貸款2.3萬,如全部還完居然要4.4597萬!我就找原來那個業務員,他說他沒在那邊上班了,雖然寫的利息不高,但是加上管理費、服務費等等都超過了年利率24%了。然后我給捷信公司打電話要求減免提前結清未果,所以我就放棄還款了,沒想到他們竟然還對我的家人朋友進行電話騷擾?,F在我要買房,發現竟然上征信了。

  

 

 

  面對頻頻投訴,問題纏身的捷信似乎已迷失航道。

  此外,其還存在大量貸款爭議官司。

  截止2020年3月4日,中國裁判文書網上與捷信金融消費公司有關的訴訟糾紛達4408條。其中,2017年616件,2018年1522件,2019年則上升到2135件,處于逐年上升趨勢。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7月,捷信集團向港交所申請IPO上市,但2019年11月21日,卻取消了上市進程。

  有業內人士認為,取消IPO很大程度上或與公司飽受“高利貸”質疑有關。

  

 

  終結與新生 小聰明與大危機

  簡單梳理,無論捷信還是興業,都是消金領域的領軍企業,擁有龐大用戶和品牌基礎,為何會陷入屢屢投訴的尷尬境地中?

  2019年上半年,興業消費金融營收20.88億元,同比增長140.28%;凈利潤4.42億元,同比增長120.67%。

  2019年上半年,捷信消費金融營收21.01億歐元,同比增長8.86%;凈利潤為3.17億歐元。

  不難發現,消金業仍是一個高利行業。只不過,這些真金白銀里面,有多少是黑來的錢呢?

  從上述投訴案例中,我們可以發現,兩者或有意或無意為消費者挖下了一個個深坑,占著平臺與用戶信息不對稱、用戶粗心大意、甚至行業空子的便宜,賺得不少昧心錢。

  問題在于,這樣的小聰明能得逞多久呢?

  業內人士表示,強監管仍是金融業的關鍵詞。未來網貸市場出清、監管促退還將持續。監管再加碼,信息披露要求提高,已讓行業進入良幣驅逐劣幣的時代。

  在此背景下,當前從業者的粗放打法、各種昏招,或很快暴露在日光之下。這和你的品牌、實力無關,只和你的行為合規性有關。

  這也預示著,未來的每一天都可能是3.15,每一刻都是監管時。無論捷信還是興業,粗放收割的日子已在終結路上。如不迷途知返,大危機、大苦果就在眼前。

  在首條財經看來,與中國許多產業類似,拋棄粗放式的野蠻發展,追求精耕細作的高質量發展,已成消費金融乃至整個金融業的關鍵詞。只有拋掉快掙錢、掙快錢的冒進心理,利用創新、精進給用戶提供多元化、接地氣的產品,才能上得了臺面,并為行業贏得好名聲。

  這是從業者的基本生存邏輯,也是普惠金融的應有之義。

  繼續下墜,還是向陽而生,考驗著興業消費金融及鄭海清、捷信消費金融及翁德雷·弗里德里奇的經管智慧,首條財經也將持續關注。

本文來源:http://www.paraplegia-hr.com/wenzhai/140604/

京ICP備18066668號

CopyRight 1996-2018 http://www.paraplegia-hr.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涯招考網 版權所有

日本人又色又爽的视频,日本无遮挡色又黄的视频免费观看,国产欲女高潮正在播放,先锋影音AV最新AV资源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